Dual personality

kbshinya,哦漏QAQ
韩叶,礼猿,普奥

幻境。be


摸了摸落满灰尘的钢琴,仔细地擦干净。
“我已经有多久没有碰钢琴了呢?大概,从那个人消失开始吧。”
环顾四周,多年压抑的情感涌上心头。
“为什么……要消失呢……究竟是为什么啊!!!!!”
看着掉落的眼泪砸在地上,无力的坐下。意识渐渐消失……
“小少爷……小少爷……”
唔,谁?谁在叫我?
慢慢睁开眼睛看见一个人蹲下摸着自己的脸。
“小少爷你终于醒了。”
“嗯……!基,基尔伯特先生……”
“kesesese小少爷你为什么要哭啊?不会是因为本大爷吧!kesesese”
“……”
这是真的吗?是吗?
紧紧拥抱住基尔伯特,真的,怕他在消失啊!

“你这个……大笨蛋先生……不可以,不可以在消失了!”
“kesesese……小少爷……”
“你答应我!你这个大笨蛋先生!”
环住对方腰的力度越发加强。
“ke,kesesese……罗德……你要认清事实……”
“大笨蛋先生……我知道的啊……只是……就不能……说一次谎吗?我只是……只是……”
基尔伯特无奈的揉揉罗德里赫的头。“事实如此,不要在把自己放在无趣的谎言里了!”
缓缓松开环住他的双臂,苦笑。
“谎言吗……我只是……不相信事实罢了。”
“你不得不信。罗德……还有……不要这样颓丧,你要好好活下去,带着我的一份。”
看着眼前的人渐渐消失,罗德里赫的意识逐渐回归。
缓缓睁眼,发现他躺在琴室的地上。
我会的,基尔,带着你的那份。

远处——
“这样做真的好吗?罗德里赫先生……伤心极了。”
“这样做是最好的,亚瑟,哥哥我也是想了很多办法才决定这样做的。”
“哦?很多办法吗?很上心啊,弗朗西斯先生。”
“哦~亚蒂吃醋了吗?”
“怎么可能!”
“走吧,哥哥我给小亚蒂一个惊喜。”

没有完结

摸了摸落满灰尘的钢琴,仔细地擦干净。
“我已经有多久没有碰钢琴了呢?大概,从那个人消失开始吧。”
环顾四周,多年压抑的情感涌上心头。
“为什么……要消失呢……为什么!!!!”
看着掉落的眼泪砸在地上,无力的坐下。意识渐渐消失……
“小少爷……小少爷……”
谁?谁在叫我?
慢慢睁开眼睛看见一个人蹲下摸着自己的脸。
“小少爷你终于醒了。”
“……!基,基尔伯特先生……”
“kesesese小少爷你为什么要哭啊?不会是因为本大爷吧!kesesese”
“……”
这是真的吗?是吗?
紧紧拥抱住基尔伯特,真的,怕他在消失啊!

《双重人格-设定》

#双重人格设定#
  姓名: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
  年龄:24
  身高:180
  体重:60
  人种:奥/地/利人
  病症:人格分裂(拥有双重人格)
    主人格:非常热爱音乐和甜点,微微有些高傲的小少爷。十分节俭,不容许有浪费行为。稳重从容,看重礼仪,总是把自己放在方方框框的规则里。有些轻微的洁癖,家里却不太整洁,因为体力问题。因为基尔伯特开始有除面无表情以外的表情。是个路痴。总是身穿紫色长衫,衣冠整洁。
    因为副人格问题对伊丽莎白非常尊重,万分感激。
    外貌:(和本家设定一样)
副人格:有些懒惰,是个十足的夜猫子。讨厌优美的曲子,会让他想其主人格,所以意外的喜欢听基尔伯特唱歌。和主人格一样在音乐方面是十足的天才。反对遵从任何规矩,总会引起一些小骚动。喜欢随身带着锋利的暗器和一把格洛克17式9mm手枪。
   喜欢带一个白色的面具,遮住自己的容貌,曾试过划破同样的脸,被伊丽莎白发现并阻止,之后被伊丽莎白关在黑屋一段时间直到主人格出现,所以对伊丽莎白是又恨又怕。有轻微幽闭症。
    会在夜晚自己的主场里偷偷锻炼。
    曾试过千万种方法吞噬主人格或者获得主权,最后失败。(每次都被伊丽莎白或基尔伯特阻止)
    喜欢笑,除了笑没有其他太多表情,基本是冷笑。
    曾占据这个身体长达三年,离开奥/地/利去其他国家学习一切暗器。三年后深入沉睡,在本体20岁时开始出现。
    外貌:紫红色的头发,殷红色的眼眸,喜欢一切黑白色,所以装扮总是黑白色一切,有时会是深红色。
    手腕上有一个黑红色十字架。


家的对面,住着一个怪人。
他总是一个人,一个人逛街,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弹琴,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回家。
他没有朋友
他没有家人
他孤身一人
他从不和别人说话,哪怕对方主动和他打招呼。
久而久之,大家开始说他是怪人,说他不会说话。

那天,因为参加生日party,所以回来晚了。
站在楼下,我看着对面的他。
“先生……有什么事吗?”
他一直看着我,紫眸里是异样的神情。
“……”
不出所料,他并没有回复我。我决定回家了,因为我实在是太困了。
“等等。”
他叫住了我!他叫住了我!他的声音不是一般的好听。
“请问,你加……什么名字?”
我转过身,看着他。他眼里细微的惊讶我没有错过。
“我叫瓦尔赫,你叫我瓦尔吧。”
“瓦尔……”
我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了遗憾和悲伤。就像我是他的故人,哦,或许他把我当做了他的故人。
“先生,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瓦尔。我叫罗德里赫,你叫我罗德吧。”
“啊?!啊,好的,罗德先生。”

我跟着他来到沙滩。
“先生,来这里……”
“看星空。”
听了他的话,我抬头看着头顶璀璨的星空。
“瓦尔,你信吗?透过星空,有另一个世界,那里的时间永恒,不会出现伤感。”
“是……天堂吗?”
“……”他没有回答我,只是默默的看了我一眼。
那一眼包含了太多,我能读出主人的悲伤,痛苦,与绝望。
那一瞬间,我呆愣的看着他,他似乎和星空融为一体,也是那样的夺目。
“瓦尔……你和我的一个故人……很像。”
“他有些自大,马虎,总认为自己是孤独的……”
“他对于萌物完全没有把持力……”
“他讨厌我……”
“他…………”

我陪了他很久,他一直在说,我沉默的当他的听众。
因为,我能看见,他在说的时候,眼里有名为“希望”的光彩。

“罗德先生,他……是个很重要的人吧!”
“重要,又不重要。因为……我只有回忆”

自此,
他的生活依旧没有变,他依旧一个人。
我的生活也同以前一样,没有什么变化,唯一不同的……便是每每夜晚来临,我都要在窗前,凝望星空……因为,他说,星空那边有一个和我差不多长相,性格的人。另一个银发血眸的人。